Duster + Ensei

■ forget-me-not [rundown]

Side A: Former – Kingdom | Paramount –

在疾風組成機動六課之後,她們接獲自最高指揮部下達的第一個任務。理由是六課裡面有數名年輕精英,而其中一位更是精英中的精英(奈葉),指揮官相信這次任務必須得到她們的協助才能完成。

其起因為,某不知名種族的生還者之一公開向時空管理局宣戰。令管理局方面最為惶恐的是,眾所周知,該種族持有媲美神明的力量,雖不懂得使用魔法,卻能以自身血液與任意魔法生物訂立契約,而且能夠于任何地點,任何時間,甚至任何次元作出召喚。据現今史料記載,該種族曾有一人利用召喚生物,使得一整個王國陷入混亂,但最終卻因訂立太多血契而受魔物反噬。

在讀過相關報告之後,疾風試圖拒絕由機動六課執行這個任務。她認爲這會在雙方之間引發一場戰爭,假如她們選擇戰鬥,意味著戰爭的爆發,但如果其中一方打消開戰的念頭(指軍方),或許可以遊說相峙方和平解決事件。然而那位指揮官表明,在他還只是一名普通士兵時,就曾參與過針對那伙人的戰鬥,他深信她們能夠勝任,倘若疾風仍然堅持拒絕,那麼他將會封鎖六課直至另行通告。因此,在會議結束後,疾風在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同奈葉菲特一起離開了會議室。

在會議室外面,菲特對疾風如此抗拒那項任務提出疑問。疾風解釋指揮官與該種族的戰鬥並非戰鬥,而是純粹的奢殺行為。人類面對未知事物時常懷有恐懼之心,因而軍方人員策劃並實施了盡數殲滅該種族成員的行動,以防止在未來滋生無法掌控的變數。可是事實上,得說沒有人能準確預知未來的無限可能性,軍方決然不應武斷地以偏蓋全。不過事到如今她們除了遵從指令以外別無選擇,這是在加入軍隊之際就早已明確的嚴酷現實。

Side A: Latter – Scarlet | Noir –

將與之會戰的那名男子叫做埃菲伊姆。戰鬥地點並不是時空管理局的基地,而是由埃菲伊姆特別指定,他放出狂言,那裏終將會成爲她們最美妙的斷頭埋骨之所。

六課分成了三個小隊。奈葉,菲特和一隊武裝士兵負責搜尋埃菲伊姆;疾風和她的騎士,以及六課的其他成員負責留守並剿滅埃菲伊姆召喚的魔法生物。(疾風與她的騎士們亦分成了兩隊。疾風,席格娜姆和六課的一半成員分在一組,而薇塔,札斐拉和其餘成員則是組成另一隊。夏碼爾負責雙邊支援) 奈葉菲特小隊之所以受一隊武裝士兵尾隨,源于疾風最初的強烈抵觸,指揮官對其不甚信任。

戰鬥如期而至。

奈葉與菲特分別負責斬殺大型和小型的魔物,而士兵們則在旁應援。經過一輪苦戰,她們終于成功找到了埃菲伊姆的藏身之所。由於已有不少士兵不幸戰死,兩人嘗試說服埃菲伊姆停止無謂的廝殺。當然,對方全然置若罔聞,並痛斥她們都是把靈魂出賣給軍方的無恥走狗,打心底不會理解親眼看著家人被屠戮的莫大痛苦。戰鬥不得不繼續,漸漸趨向白熱化,然而妖魔彷彿無窮無盡,兩人幾乎筋疲力盡,以致後來奈葉被埃菲伊姆驅使的魔物之一擊倒在地。

菲特眼見奈葉被打倒,情急之下使用了嶄新的超音速模式。一眨眼功夫,她斬殺了埃菲伊姆麾下所有怪物。及此時,埃菲伊姆又召喚出他最後的王牌──安妮斯朵拉。這頭魔物能夠隨意改變形態,因此埃菲伊姆便使用由她轉換成的武器與菲特戰鬥。

當然,處於超音速模式的菲特比埃菲伊姆迅捷得多,最終她成功破解了對方的武力。

正當他以為菲特行將殺死自己的時候,她卻伸手扶起了他,並坦言願意幫助他離開這個地方。埃菲伊姆對她的舉動感到詫異,菲特回答說「假使倒下的是我,相信奈葉的決意勢必與我現在如出一轍。」

在琳的協助下,疾風完成了新型傳送魔法,因為它還未被記錄在案的緣故,迄今仍不爲人所知。從前她得到了不想擁有的力量(暗之書),由於它源自失落的遺跡而得到軍方的另眼相待,卻曾帶給她許多的不幸。然而這力量亦給她帶來無上幸福──朋友以及家人(騎士)。眼前此景于她心有慼慼焉,因此疾風並不希望埃菲伊姆如此輕易捨棄,十年前家人為他從死神手裏奪回的寶貴生命。

不巧的是,菲特設好魔法陣的當下,埃菲伊姆的召喚獸安妮斯朵拉卻誤以為她要殺死自己的主人,她自行解除契約並發狂似的向菲特發起攻擊。出乎意料的奇襲,令解除警戒的兩人猝不及防,菲特因此受了重傷。在她倒下的時候,埃菲伊姆嘗試用她的劍去搭救她,結果整條左臂被暴走的安妮斯朵拉撕裂下來。菲特趁此間隙使用”sonic move”救走了埃菲伊姆。埃菲伊姆說,自己或許可以再一次跟安妮斯朵拉訂立契約,但是需要一點時間,菲特許諾會為他爭取這段時間。由於手臂被切下,埃菲伊姆就地用自己的血畫下了魔法陣,圖陣化爲血之鎖鏈捆縛壓制住了暴動的安妮斯朵拉。

契約達成以後,安妮斯朵拉變成了埃菲伊姆的左手。而菲特,用魔法傳送陣幫助為之前所爲後悔不已的埃菲伊姆離開。

最後戰事終於告一段落,在呈報情況給上級之後,菲特.T.哈洛溫因傷重不治,于英年殉職。

Intermission – Forget me (not)

奈葉從她的夢(漫畫中的內容)中蘇醒過來,發現自己身處醫院的病床上,擡眼就看到克羅諾和卡莉姆陪伴在身旁。他們關切詢問她的身體狀況,但奈葉不發一語,只是默默望向了窗戶外頭。兩人面面相覷,均無所適從,於是猜想她也許是想到外面透透氣,便決定將她帶出病房。

另一方面,席格娜姆正在與那位指揮官交涉。他嘲諷說這些所謂的精英名不副實,席格娜姆嚴肅更正他,至少她們的確殺死了埃菲伊姆,那條手臂就是鉄證。指揮官提出,除非見到他完整的屍體,就像這條手臂一樣躺在這兒,否則不會信任她所作陳述。不過基於目前無法追查到那個男人的下落,因此暫且聽信她的一面之詞──僅限於目前。

他補充指出,如果情勢有所轉變,那麼機動六課全體將被視作背叛者而受到軍事法庭審判。

在他離開之後,席格娜回到了她本來應該去的地方──這場戰鬥中喪生士兵的葬禮。

身為六課的負責人,疾風想對所有人說些什麼,因為她個人的自私決策,令三名部下失去了生命,而且其中一位更是她最好的朋友。然而士兵們都沒有責怪她,並表示他們明白疾風有多麼努力地嘗試令六課退出這個任務,卻只能在上層施壓之下被迫妥協接受。

疾風又說,即便如此,伯仁因我而死的事實卻無法挽回,她知道即使道歉亦是無濟於事,所以只想為他們付出的信任而衷心感激。

疾風的所有騎士均有出席葬禮,唯一特殊的是,薇塔一言未發地最早離去。她無法忍受看見疾風那麽悲傷的表情,再則因為收到克羅諾的通知說奈葉已經蘇醒了,所以急於想去確認她的狀況。薇塔利用傳送魔法抵達醫院的時候,恰好撞見克羅諾接到了他妻子艾蜜的通訊。

在對話過程中,艾蜜強忍著淚水,傾訴不知道自己還能再承受多少。菲特死後,克羅諾的母親沒有停止過哭泣,而他和艾蜜的孩子仍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,只是一個勁兒詢問他們的姑姑去了哪裡。最後,琳蒂稍稍平復了連日來的悲慟,艾蜜以為她終於能好好放鬆休息一下,但是隔天清晨,艾爾芙卻在琳蒂的懷抱中消失了。因為失去了菲特的魔力來源,艾爾芙也已經岌岌可危,無法長久維持形態。艾蜜懇求克羅諾回去看看他的母親,克羅諾承諾過了今天他就會回家,在這之前,希望艾蜜幫他照顧好一切。

待他們的通話結束,薇塔和卡莉姆茫然不知該安慰克羅諾什麼。他說自己已無顔面對母親,他曾向她允諾,在成為了時空管理局的提督以後,就會保護所有人,但是現在卻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,所以他深感自己万分無能,永遠有比他階級更高的人存在。(那名指揮官是上將)

另一邊廂,奈葉獨自坐在醫院外面的一張長椅上,她呆看著天空,幾隻小鳥飛下來在她的腳邊停聚。恍惚間,她彷彿看見有人向她走近,鳥兒突然撲翅從她身邊飛走。那人靜靜地朝她打了一聲招呼,然後奈葉微笑起來,向著那個人伸出了手。

下一刻,長椅上的身影消失無蹤。

Side B: Former – Truth | Lust –

疾風正在薇塔的協助下嘗試站立,她的腿在這次戰鬥當中受了傷。這時薇塔看見席格娜姆正飛向她們,方才她們已經用傳話魔法交談過,所以已得知突然的事發。薇塔把疾風交給席格娜姆,獨自走向了夏瑪爾。疾風抬頭望著席格娜姆並問發生了什麼事。席格娜姆含糊地說現在談這個不是時候,疾風應該先回船上接受治療。

疾風勉強向她擠出一個笑容,央求只想聽她回答朋友們都沒有大礎。席格娜姆誠懇表示自己做不到。疾風命令她讓開,但對方卻仍然一動不動。最後,疾風幾乎崩潰地放聲大哭,並且昏厥過去。

當疾風再次醒來時,卻看見菲特坐在她的床邊,她感到非常震驚,確信自己剛才的確見到了一些東西,那些景象如此真實,她一時之間也不能相信剛才的竟是夢境。然而菲特真的在身邊,所以那確實只是夢──菲特沒有死去。

事實上,疾風和奈葉剛完成了第一次任務,歸來時已是筋疲力竭,而且受了一些不算嚴重的傷。菲特解釋,聽説她們回來時自己正在接受高級軍官測試,她不顧測驗的進行飛奔了回來。疾風告訴她自己很好,問她為何不去陪伴奈葉。她說已經找過奈葉,但是對方要她來看望疾風,因為需要一些時間獨處。兩人都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。

接下來的劇情就是大家在StrikerS中所看到的,她們的部門招攬了更多隊員,並組成了新的隊伍Lighting and Star。

後來,疾風又開始做那些夢。在夢中她看見葬禮,大量的魔法生物,戰鬥,以及差不多所有曾夢見過的事物。所以她開始特別留意那些夢的內容。之後她的騎士們亦表示好像記起了什麼,雖然不敢確定,但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最終,疾風決定依照她夢中的內容,去找尋那個叫作埃菲伊姆的男人。

當親眼看見埃菲伊姆的刹那,大量的記憶有如洪水一般湧進她的腦海,她對自己周遭所發生的一切感到非常混亂。而後,埃菲伊姆開始解釋說,他的召喚獸安妮斯朵拉其實有另一個名字──潘朵拉。在那次戰鬥中,她打開了盒子並導致世界陷入混亂,那個盒子裡面盛裝著「七原罪」,但是鮮爲人知的是,她也在裡面留下了「希望」。所以,當奈葉認為她看見了誰時,事實上她什麼人都沒有看見。她知道菲特已經死了,但是潛意識選擇無視這個真相。在眾人最後一次看見奈葉的時候(在無人的長椅),她其實是再一次去了那個戰場。意外的,埃菲伊姆亦在那裡,他向她談起召喚獸的事,並告訴她「希望」能帶給她「願望」,只要是可能達成的話。

奈葉在那一刻理所當然地失去了冷靜,錯亂般說,只希望埃菲伊姆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,那樣的話菲特就不會死。埃菲伊姆努力向她解釋,要完全抹殺一個人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事,即使他現在死了,他亦曾經活過。奈葉不願意聼任何辯解,無計可施之下,埃菲伊姆只好利用他的召喚獸來幫她達成願望。

逐漸地,人們開始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舉個例子,大腦負責傳達訊息和儲存記憶,那些訊息事實上從來都不會消失,只會被阻擋。假如當中一條連結被切斷了的話,電子訊號便無法傳達到目的地,那麼人們便會錯失那一部份的記憶。這也論證了為何人類的頭部被重擊的話有可能失去記憶,原因是那些連結受到損害。

換句話說,現在人們所見到的菲特,其實是安妮斯朵拉。

這意味著疾風和所有人都沒有失去記憶,只是被阻擋了而並不是受到傷害。不過單憑這一個影響並不足以令效果持續這麼長的時間,她們之所以會看得見她們所看見的,其實同時是因為光學幻象。

我們無法用眼睛辨認出它們是相同的顏色,但我們知道它們其實顏色一樣。然而不管我們怎樣告訴自己,大腦仍不會跟隨我們的想法運作。有趣的是,在這個情況下,大腦能夠做兩樣達到相同效果的不同事情。其中之一是,如果妳不斷告訴自己某件事情,就會令身體也相信它,並產生化學物質使人可能看見某些東西,或者令身體出現我們預期的反應。在醫學上這是千真萬確,曾經有個女孩子聲稱在被自己父親強暴之後懷孕了,雖然顯然她並沒有懷孕,但由於她本人非常渴望懷有父親的孩子,所以她開始出現懷孕的徵狀。即使如此,她的身體卻不可能讓她真的懷有孩子。另一個例子就是,人們相信自己看見了鬼魂,是由於他們一直告訴自己這世界存在著鬼魂,所以他們才會看見那些他們自己認為是鬼魂的東西。

在這個故事中,大腦的幻覺是被安妮斯朵拉所觸發而引起的。由於奈葉強烈地希望菲特沒有死 (這也是為什麼安妮斯朵拉能夠完美模仿菲特的理由,因為這正是奈葉心目中的菲特,包括她的舉動,說話的方式和外貌)。她早就知道這件事,因此在StrikerS中奈葉和菲特顯得有點距離感 (因為那並不是真的菲特,然而雖然奈葉無法叫自己去親吻她,但是卻更畏懼讓她離開)。

疾風並不相信這種事,但是也不能視若無睹。埃菲伊姆說人睡著了的話早晚會醒過來。他只希望,奈葉在真相暴露之前能夠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。倘若被那位指揮官發現的話,六課的所有人都會被拘捕。

Side B: Latter – Arise | Disillusion –

到了StrikerS的高潮部份,當菲特清除了自己那邊的敵人後,她前往奈葉的所在地協助拯救薇薇歐。奈葉和菲特兩人都受了傷,但並沒有像埃菲伊姆一戰時那麼嚴重。然後當薇薇歐再次向菲特攻擊的時候,奈葉出手阻止了她並發起反擊。

疾風在救助薇塔之後趕到現場並親眼目睹了一切,她被奈葉的所作所爲驚呆了。她喝止奈葉的攻擊,質問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菲特在疾風的旁邊站起身,然後看著奈葉告訴她說「請殺了薇薇歐,不然的話那樣的事會再次發生。」疾風對從菲特口中所說出的話感到非常驚訝,奈葉只是停止了動作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到了這時候,疾風已經明瞭一切,她發射出光束子彈貫穿了菲特的頭部。奈葉當即怒不可遏,在菲特嘗試再一次站起來並求助說「奈葉,救我,我不想死。」時,她甚至已經把炮口指向了疾風。

疾風再一次挑明,這不是真正的菲特,連奈葉自己也知道,難道居然忍心殺害眼前仍然「活著」,且有機會去拯救的薇薇歐,以此來阻止「菲特」的離開(這個菲特會說出那句話的原因是,奈葉不希望菲特死去,所以她「盼望」著菲特會告訴她不會離開自己,換句話說,是她不希望菲特離開她,而不是她離開菲特。正因如此才令這個「菲特」露出馬腳,這亦是疾風最後想看到的,因為她知道自己的朋友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。)

最終,奈葉選擇了讓她離開,「菲特」變回了安妮斯朵拉。在含淚道別之後,她便消失了,並回到了埃菲伊姆的身邊。接下來就如動畫內容一般,她們拯救了薇薇歐。唯一的分別是,沒有人知道菲特是在與埃菲伊姆戰鬥時喪生,而是被認定在這次「傑爾.斯卡利艾迪事件」中殉職的。

December 2016
M T W T F S S
« Dec    
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31  

EnseiS

Error: Please make sure the Twitter account is public.

Duster

Categories

you are visitor

  • 101,700
%d bloggers like this: